茶颜悦色官方网站官网

新闻动态

多处装潢相同或近似茶颜悦色,构成不正当竞争

发布时间:2021-04-26 11:56:12 来源:茶颜悦色官网

  2021年1月4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


  庭审中,洛旗公司辩称,“茶颜悦色”的商品装潢只限于茶饮料杯,而且茶饮料杯装潢多变,不具有稳定性,不能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自己使用的“图片”字体是“静月体”,也获得了权利人的授权,并非是“茶颜悦色”所称的其自创的“茶叶体”。凯郡昇品公司辩称,自己与洛旗公司系关联公司,未参与任何门店的实际经营,也从未许可授权或指导任何一家合作商开设店铺;自己负责洛旗公司及自己官网的设计和日常运营,二者网站上的广告发布内容均由凯郡昇品公司所提供。刘琼饮品店辩称,自己是在洛旗公司的指导、安排下营业,且和洛旗公司签订了加盟合同,责任应当由洛旗公司承担。


  法院审理认为,经营者营业场所的装饰,营业用具的式样、营业人员的服饰等构成的具有独特风格的整体营业形象,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定的装潢。所以,原告的商品装潢不应只局限于饮料杯,而是门店店招、室内标语海报、饮品清单、集点卡等元素共同构成的组合体,系独特的整体营业形象。“茶颜悦色”茶饮料经过网络推广,系网红饮料、长沙名片,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


  洛旗公司、凯郡昇品公司广告宣传中的店招、室内标语海报、饮品菜单、集点卡等元素与原告装潢相同或近似,构成不正当竞争。洛旗公司在官网、微信公众号、小红书发布“茶颜观色商标2004年由BOSS注册,2008年取得茶颜观色商标权”类似内容,与图片商标最早由案外人柴泽军在2008年3月14日申请注册实际情况不符,构成虚假宣传。至于原告诉称微博账户“人见人爱的我是一株草”及其他网站的虚假宣传,因主体非被告,也无证据证明系被告委托发布,对此不能归责于两被告公司。刘琼饮品店是长沙地区奶茶店,不可能不知晓原告“茶颜悦色”茶饮及其装潢情况。刘琼饮品店系广州洛旗公司的加盟商,凯郡昇品公司对此未予以授权指导,故刘琼饮品店与洛旗公司属于对原告相同或近似装潢的不正当竞争。


  此外,茶悦公司的饮料杯图案从原告开业至今并未有较为固定的图案,存在时常变化的情况,不具有稳定性,不能纳入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装潢保护范围。洛旗公司辩称为静月体字,并已取得该字体著作权人授权,可以正当使用。在原告已经取得同类字体的文字商标以及将该字体用在装潢上且具有一定影响时,被告在后使用该字体用于装潢标识时应该予以避让,不得让消费者产生误认,因此抗辩理由不成立。


上一篇:“茶颜悦色”起诉三被告,索赔278万元 下一篇:“茶颜悦色”起诉“茶颜观色”侵权获赔170万